<noframes id="tp399"><form id="tp399"><nobr id="tp399"></nobr></form>

      <form id="tp399"><th id="tp399"><progress id="tp399"></progress></th></form>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武術論文

        散打與綜合格斗的發展歷程及技術體系對比

        來源:武術研究 作者:馬程浩
        發布于:2021-09-07 共5347字

          摘    要: 通過對武術散打和綜合格斗的概念、發展歷程和技術體系進行比較,探析異同點及啟示。采用文獻法及綜合分析法,得出結論:散打和綜合格斗屬于徒手格斗項目,溯源古老。散打源于中國武術,民族性和文化性特點鮮明;而綜合格斗體現了“技法多元”和“商業化”特點。

          關鍵詞 :     武術文化;武術散打;綜合格斗;

          Abstract: By comparing the concepts,development process,and technical system of Wushu Sanda and Mixed Martial Arts,to discover similarities,differences,and enlightenment.Throughliterature review and comprehensive analysis,the results showed that Sanda and mixed martial arts are bare-handed fighting competitions,and both have a long history of development.Sanda originates from Chinese martial arts,with distinctive national and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Mixed martial arts has the features of "diversity of techniques" and "commercialization.".

          Keyword: comparative research; wushu sanda; mixed martial arts;

          1、 前言

          1.1 、武術散打概念

          散打是一項徒手格斗運動,它來源于中國武術,是武術運動的徒手競技形式。民國時期,開始將武術的徒手搏擊形式稱為散手。散手與固定動作的武術套路不同,它將武術中的技法加以提煉并運用于攻防實戰。因此,諸如“散打、散手、拆手、散招”等都是用不同的名字表達武術攻防實戰這一相同概念。從1979年開始,張文廣、溫敬銘等武術家仍然將武術徒手對抗稱為散手。中國武術協會在廣泛征求意見的基礎上,從1998年開始在正式的比賽和交往中使用“散打”一詞。直到2000年,由湖南電視臺與中國武術協會聯合舉辦的中國武術“散打王”比賽開始在全國播放,使“散打”這一名詞在國內外迅速傳播。2009年,在河南鄭州大學體育學院由中國武術協會舉辦的“武術散手30年歷史回顧與展望”研討會上,為了避免概念混淆,“散打”這個稱謂被固定下來。[1]現代散打運動是以“遠踢、近打、貼身摔”為主要技擊內容,在比賽規則下雙方運動員運用進攻技術、防守技術、防守反擊技術以及比賽戰術進行攻防對抗的體育競賽項目。散打運動具有對抗性、體育性、民族性的特點,主要具有防身健體、磨煉意志、競技觀賞、培養品德等作用。

          1.2、 綜合格斗概念

          綜合格斗(Mixed Martial Arts,簡稱MMA)所運用的格斗技術非常多樣,如拳擊、泰拳、空手道、巴西柔術、柔道、自由搏擊、摔跤、跆拳道等,所以綜合格斗又被形象的稱為“無限制格斗”和“混合格斗”;而且,由于大多數的綜合格斗比賽是在八角籠內進行的,故又稱之為“籠斗”。[2]在綜合格斗比賽中,兩名運動員在固定的場地內(一般為八角籠)自由運用不同的格斗技術在統一的規則下進行比賽,以擊倒或制服對方為比賽目的。多樣的技術給運動員全面展現自身技能的機會,使得比賽現場極具觀賞性。盡管溯源古老,但綜合格斗的理念直到現代才出現。上世紀60年代,李小龍在他的武術著作和影視作品中首先提出了跨武術領域的訓練和比賽理念,“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主張摒棄門派之見。至此,廣泛吸納各種實用技術,以實戰技擊為武術本源的思想被認為是現代綜合格斗運動的萌芽。有了這樣的理念,在世界各地便紛紛出現了有組織的綜合格斗比賽。然而,人們對綜合格斗運動一直有爭議,其在世界各地的發展也一直是斷斷續續,直到1993年美國UFC終極格斗冠軍賽(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的成立,才逐漸改變這一狀況。

        1.png

          1.3 、武術散打與綜合格斗概念比較

          從武術散打和綜合格斗的概念上來看,兩者都屬于徒手格斗對抗項目,都經歷了概念模糊和發展的非連續性。武術散打來源于中國武術,民族性和文化性特點更加鮮明。從項目特點上來看,兩者都具有防身健體、磨煉意志、競技觀賞以及培養品德的作用。從比賽形式上看,散打體現了“止戈為武”“以武會友”以及“講武德”“重禮儀”的東方哲學,而綜合格斗體現了“技法多元”和“商業化”的特點。此外,著名武術家李小龍的武術著作和影視作品對綜合格斗武學思想概念形成具有重要意義。

          2 、武術散打與綜合格斗發展歷程比較

          2.1、 武術散打發展歷程

          在漫長的歷史演變過程中,有許多民間記載的中國武術徒手格斗形式,如:相搏、手搏、卞、弁、白打等。由于在中國古代很多徒手格斗是在擂臺上進行,故也稱之為“打擂臺”。以“搏”字來看,最早出現在先秦典籍之中,到了春秋戰國時代,古籍中已經明確出現“相搏”“手搏”的記載。在漢代“手搏”也可稱為 “卞”或“弁”。到明萬歷年間出現了“白打”的稱謂,指徒手搏斗的武藝。到民國時期,將徒手格斗稱之為“散手”,在民間得到廣泛傳播。[3]1929年和1933年南京中央國術館在南京公共體育場舉行了兩屆武術國考,散手被列為“國考”重點項目。

          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隨著武術運動的普及與發展,散手練習者日益增多。1953年11月,在天津市舉辦的全國民族形式體育表演和競賽大會上散手被列為比賽項目。1979年3月國家體委將散手列為競技比賽試驗項目,并在1980年列入“全國武術對抗項目表演賽”。1989年,散手運動被國家體委批準為正式比賽項目。[4]1998年中國武術協會開始在比賽中正式使用“散打”一詞,并逐漸開始規范和統一。自1982年制定出第一版武術散打競賽規則以來,根據不同的時期和散打運動的發展趨勢,先后修訂出版了1990年、1996年、1998年、2013年版的《武術散打競賽規則》以及《補充規定》。[5]如今,散打在全國的體育學院和普通高校體育院系中開展,培養后備人才及提高科研水平,散打也已成為包括全運會、亞運會和各類商業搏擊賽事的正式比賽項目。

          2.2、 綜合格斗發展歷程

          綜合格斗作為一項競技運動,其西方起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48年的古希臘時期;在當時的第33屆奧林匹克運動會上,運動員在賽場上進行赤手空拳的搏斗,時人稱之為“潘克拉辛”(Pankration)。[6]在“潘克拉辛”的比賽中,由于開放的比賽規則,僅僅精通一種格斗技術很難獲得比賽的優勝,所以參賽者通常精通拳擊、摔跤和地面技術等多種格斗技術。[7]盡管在世界各種不同的武道體系中,由于不同的技術偏向和文化影響,誕生了很多不同的格斗體系,但其中很多武術體系中均具有綜合格斗的早期雛形和意識形態。大約20世紀20年代在巴西出現了無限制搏擊比賽,巴西格雷西家族大力推廣巴西柔術,并組織參加比賽。[8]巴西形式的MMA被稱為Vale Tudo(無限制格斗),該比賽的舉辦在當地引起了極大的反響,隨后經過重新包裝引入美國。[9]

          1993年11月12日,由阿特·戴維(Art Davie)、羅瑞恩·格雷西(Rorion Gracie)和鮑勃·梅羅維茨(Bob Meyrowitz)在美國丹佛市舉辦了第一場UFC賽事,目的是通過舉辦一場由不同武術領域頂尖運動員組成的當晚比賽來尋找“終極格斗冠軍”,比賽獲勝者將被加冕為冠軍頭銜。[10]比賽在八角籠中進行,采取淘汰制,不分體重級別,不分比賽回合,以“無規則、不計分、不計時”作為比賽特色。當晚有八名不同類型的格斗選手參賽進行了激烈角逐,最終來自巴西的羅伊斯·格雷西(Royce Gracie)獲得冠軍。UFC第一場比賽就獲得了成功,當時現場觀看的觀眾有2800人,并有約86000觀眾在電視上以按次付費(Pay-Per-View)的方式觀看了比賽。[11]UFC的誕生對現代綜合格斗運動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在世界各地舉辦比賽使綜合格斗運動成為目前世界上發展最快的體育項目之一。

          2.3、 武術散打與綜合格斗發展歷程比較

          通過對武術散打和綜合格斗的發展歷程比較可以看出諸多相似之處。第一,兩個運動都溯源古遠,散打可以追溯到先秦時代,綜合格斗也可追溯到古希臘時期;第二,兩者都是徒手格斗的競技性運動,在比賽中不能夠使用武器;第三,由于所處的歷史環境和項目特點,發展斷斷續續,現代散打在1989年成為正式比賽項目,而現代綜合格斗直到1993年才舉辦了真正意義上的格斗比賽。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看到兩個運動的不同,最明顯的就是武術散打是來源于中國武術,具有民族傳統體育的特點;而綜合格斗強調的是不同武技的比試,以及強大的商業化推動。

          3 、武術散打與綜合格斗技術體系比較

          3.1 、武術散打技術體系

          在古代軍事戰爭和“打擂臺”的形式下,徒手搏斗的形式也是“無規則”或較少規則。隨著徒手格斗的發展和演變,現代散打技術應用上主要通過“遠踢、近打、貼身摔”來實現其技術多樣化及整體性運動特點,F代散打技術主要是對武術傳統技擊術進行整理和歸納,從而達到傳承與發展武技之使命。在技術上主要采取了“直線形”和“弧線形”方法,確定了拳法以沖、貫、抄、鞭,腿法以蹬、踹、勾、劈、掃、擺為主要內容的散打基本擊打技術。摔法主要運用“快摔”,講究破壞對方重心以及“接招摔”。[12]此外,散打在防守上分為接觸性防守和非接觸性防守兩種基本形式。

          3.2 、綜合格斗技術體系

          傳統意義上的搏擊比賽都是在各自項目內進行,很少有不同武技同臺競技。在綜合格斗比賽的初期,無限制格斗的概念還很模糊,參賽選手基本上是用自己門派格斗技巧進行比賽,也被比賽組織者渲染成不同武林門派之間的較量。在此時期,賽事的主辦者和熟悉當時比賽規則的巴西柔術獨霸一時,包括1997年在日本舉辦的PRIDE綜合格斗比賽,日本柔術大放異彩,可以說在早期綜合格斗比賽中,柔術和地面技術的實戰威力體現的淋漓盡致。[13]隨著綜合格斗比賽認知度的提高以及各門各派的積極參與,綜合格斗比賽逐漸從單一的柔術致勝發展到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時代。各個武技通過對其他門派技術的學習和整合,訓練出了建立在自己核心格斗技術體系上的更加適合綜合格斗比賽的搏擊技巧,可以分為以柔術為主的柔術派、以打擊技術為主的擊打派、以摔跤見長的摔跤派。在這段時期,靠單一武技格斗技巧很難獲得持續的競爭優勢,各個流派開始相互學習、互相借鑒,各個武技的精華在綜合格斗比賽中得以體現。伴隨著跨界訓練以及比賽規則的不斷完善,特別是UFC在2000年開始采取MMA統一規則(Unified Rules of Mixed Martial Arts),[14]各種格斗技術逐漸融合,適用于綜合格斗比賽并能夠體現運動員個人特點的技術開始形成。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現在的綜合格斗比賽不會強調運動員來自哪一個門派,而統稱為“綜合格斗運動員”,他們所運用的技術呈現出獨特的綜合格斗技術體系,所有格斗技術在統一的規則下融為一體。如今,綜合格斗的技術可以按照不同的劃分方式進行劃分,總體上可以分為站立式技術和地面技術。站立式技術分為站立式擊打技術、站立式纏抱技術、站立式摔法技術、站立式降服技術;地面技術可以分為地面擊打技術、地面纏抱技術、地面降服技術。

          3.3、 武術散打與綜合格斗技術體系比較

          通過對武術散打和綜合格斗的技術比較可以看出,武術散打更能凸顯出中國武術技擊精華,而綜合格斗由于吸收世界各種不同的武技,技術更加豐富多樣。我國很多優秀的散打運動員開始在綜合格斗的擂臺上綻放光彩,如:張偉麗、李景亮等。散打出身的運動員,要充分發揮武術散打踢、打、快摔的技術優勢,也要吸收其他各個武技特長,以免形成技術短板。

          4 、結語

          武術散打和綜合格斗都屬于徒手格斗項目,溯源古老,是武術技擊的精華。從概念上來看,武術散打來源于中國武術,民族性和文化性特點鮮明,從比賽形式上體現了“止戈為武”“以武會友”以及“講武德”“重禮儀”的東方哲學,而綜合格斗體現了“技法多元”和“商業化”的特點。著名武術家李小龍的武術著作和影視作品對綜合格斗的武學思想概念的形成具有重要意義。從兩個項目的發展歷程來看具有很多相似性,雖然歷史久遠,但現代的武術散打和綜合格斗分別在1989年和1993年才有正式比賽。技術層面,武術散打更能凸顯出中國武術技擊精華,而綜合格斗由于吸收各種不同武技,技術更加豐富多樣。綜合格斗在世界各地的迅速發展,特別是UFC終極格斗冠軍賽的成功,對散打自身定位、賽事舉辦、健身功能、技術借鑒以及發展路徑極具參考價值。

          參考文獻

          [1]馬勇志散打運動教程[M].北京: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 2018.1-10.

          [2]陶飛.MMA擂臺纏斗技術[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 2018:1-5.

          [3]蔡仲林中國武術教程(下冊)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 2003:1-10.

          [4]黃生勇,瑪,等武術散打[M]西安: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出版社, 2015.2-11.

          [5]中國武術協會武術散打競賽規則與裁判法(2013)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 2013.

          [6] 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EB/OL].2020:[2020-04-06]

          [7]唐文兵,姜傳銀MMA職業賽在中國推廣的可行性分析[].上海體育學院學報, 2013(06):81-85.

          [8]張海風靡世界的綜合格斗運動[M].太原:山西科學技術出版社, 2018:1-5.

          [9] SNOWDEN J.Total MMA:inside ultimate fighting[M].ECW Press,2008.

          [10]劉明亮,高靜中國散打與美國綜合格斗體育文化比較[J]國際關系學院學報, 2010(03):98-102.

          [11] FORD S,KERR C. Business ecosystem co-evolution:the 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s[M]/SODERMAN S,DOLLES H.Sport as a business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2011:194-210.

          [12]馮龍.中國散打選手參加世界主流格斗賽事研究[D].太原:山西大學,2015.

          [13]王現強,龐之東,何浩論世界綜合格斗技術演進及其發展趨勢[J].武術研究, 2016(06):7-8.

          [14] MAHER B s. Understanding and regulating the sport of mixed martial arts[J].32 Hastings Comm.& Ent LJ.2010,209.210-245.

          [15] Statista. 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R].2019.


        作者單位:香港中文大學(深圳)
        原文出處:馬程浩.武術散打與綜合格斗比較研究[J].武術研究,2021,6(08):49-51.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亚洲欧美强伦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