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p399"><form id="tp399"><nobr id="tp399"></nobr></form>

      <form id="tp399"><th id="tp399"><progress id="tp399"></progress></th></form>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電化教育論文

        對慕課的認知錯誤、成因及解決思考

        來源:成人教育 作者:嵇欞,賀斌
        發布于:2021-09-11 共11510字

          摘    要: 在慕課風靡全球之際,由于慕課的價值被急遽看漲而出現不少令人費解的迷思概念。在學校情境中常見的慕課迷思概念有:品牌學校是教學質量的代名詞;慕課代表著最為先進的教學設計;慕課提供高質量的學習成果認證;慕課將加速現代大學教育的消亡;慕課引領和實現教育公平等。導致這些迷思概念出現的三大原因是:對世界高水平大學學習體驗的狂熱膜拜;對新興慕課技術賦能教育的作用估價過高;對慕課分類教學設計研究與實踐應用不夠專注。為了消除慕課迷思概念,正確把握慕課的核心價值,對慕課未來發展提出若干建議,有助于促進慕課教學研究與實踐創新。

          關鍵詞 :     慕課迷思;成因分析;發展建議;

          Abstract: With the popularity of MOOCs around the world, there are a lot of puzzling misconceptions about the value of MOOCs. The common misconceptions of MOOC in school context include that brand school is the pronoun of teaching quality; MOOC represents the most advanced teaching design; MOOC provides high-quality learning achievement certification; MOOC will accelerate the demise of modern university education; MOOC leads and realizes educational equity. There are three main reasons for these misconceptions. They are the fanatical worship of the learning experience of the world's high-level universities, the overestimation of the role of emerging MOOC technology enabling education, the lack of focus on the research and practical application of MOOC classification teaching design. In order to eliminate the concept of MOOC misconception and correctly grasp the core value of MOOC,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for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MOOC, which is helpful to promote the research and practice innovation of MOOC teaching.

          Keyword: MOOC misconception; cause analysis; development suggestion;

          一、問題背景

          與近年來的其他數字創新不同,大規模的在線開放課程(譯作“慕課”)對教育領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被視為高等教育的“轉折點”。2012年,以Udacity(盈利性)、Coursera(營利性)與edX(非營利性)為代表的慕課組織相繼成立,吸引全球眾多頂級大學在平臺上面紛紛投放優質在線課程。一年之間,由于慕課與用戶的數量出現爆發式增長,《紐約時報》將2012年稱作“MOOC元年”。受此影響,在2013年,國內慕課平臺如雨后春筍涌現,從此開啟了中國的慕課元年。

          一方面,慕課的課程質量較高,對注冊人數沒有限制,任何人都可免費訪問,慕課學習者的數量級輕松過萬,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大規模教學。大多數擁護者堅信,慕課是推動高等教育改進和創新的一劑良方。另一方面,慕課正遭受著諸多質疑和抵制。受到質疑的方面主要涉及教學質量、教學法、學習體驗、認證、商業模式、知識產權、文化背景等。[1,2,3]

          從慕課教學應用來看,早期證據顯示慕課并未很好地發揮作用,同時慕課試圖用免費在線視頻講座取代傳統課堂的思路冒犯了教師的核心價值,也威脅到他們的工作崗位,[4]有時難免出現抵制慕課的現象。例如,圣何塞西州立大學哲學系的教授們聯名拒絕使用edX上的哲學課程;阿默斯特學院認為,慕課違背了學院秉承的“通過密切談話學習”(Learning through close colloquy)承諾,可能會沿襲“信息分發”式的教學模式,學院最終由教師投票拒絕加入edX的MOOC課程發展計劃。[5]難怪奧德麗·沃特斯(Audrey Watters)將2013年稱為“反MOOC元年”(the year of the anti-MOOC);[6]哈佛大學edX負責人羅伯特·盧(Robert Lue)教授聲稱: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后MOOC時代(post-MOOC era)。[7]

        1.png

          在慕課走過整整的8年期間,有關慕課的爭議從未停止。在慕課風靡全球之際,由于慕課的價值被急遽看漲而出現不少令人費解的迷思概念(Misconception)。對慕課迷思的成因加以反思和洞察,有助于認清和把握慕課的核心價值、推動慕課教學研究與實踐應用駛入健康的“快車道”。

          二、慕課一般分類

          MOOC(音譯為“慕課”),即大規模開放在線課程;凇按髷祿钡募夹g和基于“多重交互”的在線學習方式是MOOC的兩個關鍵要素。[8]通常依據學習理論基礎的不同,將MOOC大致分為cMOOC、xMOOC、tMOOC三個類別。[9]

          cMOOC的理論基礎是聯通主義學習理論,強調知識的創造與生成;xMOOC的理論基礎是認知行為主義學習理論,強調知識的復制與獲;tMOOC的理論基礎是社會建構主義,強調技能的習得與發展。Simens和Downes眼里的MOOCs屬于cMOOC,它是基于聯通主義的生態系統,學生通過數字平臺與內容、教師和學習共同體聯接在一起,共享他們的知識并不斷創造出新知識。cMOOC具有自主性、多樣性、交互性和開放性特點。[10]三大慕課平臺(edX, Udacity and Coursera)所提供的MOOCs強調視頻展示、小測驗、考試等傳統的學習方法,屬于xMOOC。tMOOC強調學習者掌握完成某些類型工作所需要的技能,它通過活動、任務或項目來結構化學習經驗,并通過參與這些實踐促進技能發展和創建人工制品,斃蛉A盛頓大學的《數字故事DS106》(DS,Digital Storytelling)MOOCs就是tMOOC的重要代表。

          三、慕課迷思概念畫像

          在慕課飛速發展過程中,不時冒出一些迷思概念混淆視聽,讓人霧里看花,摸不著頭腦,F對學校情境中常見的慕課迷思概念進行立體畫像。

          1.品牌學校是教學質量的代名詞

          慕課從一開始就與名校、名師和名課程結緣,突顯出異于以往OER(開放教育資源,Open Education Resource)的“高貴”品質。在美國率先創立的三大“慕課”平臺中,Coursera和Udacity注入了斯坦福血統,edX由麻省理工與哈佛混血而成,這些平臺上匯聚了來自斯坦福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等名校的頂尖教授擔綱的精品課程。國內雙一流、985高校自建或共建的慕課平臺強勢崛起、各領風騷。

          學校和教師的知名度越高,是否就意味著慕課教學質量也高呢?事實上并非完全如此。那些爭相涌向慕課的精英大學,很多是在學術研究方面獲得了贊譽,鮮有跡象表明其在教學方面尤其是在線教學方面有著過人之處。此外,從教學角度看,當前主流的xMOOC主要沿用傳統的授受主義,缺少學生與教師和資源的深層次交互,必然會對學生的知識建構產生不利影響。從學生角度看,對于學習動機強的學習者來說,慕課能夠較好地發揮作用,但是對于那些需要密切關注和外部支持的學習者而言,他們在這些課程中取得進步可能要困難得多。[11]

          因此,對MOOC教學質量的評判標準不僅要看MOOC本身的內容設計和制作水平,更要評估其在實際教學過程中的運用效果和對學習成果的具體作用。

          2.慕課代表著最為先進的教學設計

          教學設計是運用系統方法,將學習理論與教學理論的原理轉換成對教學目標、教學條件、教學方法、教學評價等教學環節進行具體計劃的系統化過程。[12]慕課作為一種新型的網絡課程,在圍繞教學目標對慕課進行設計與開發的時候,需要確!澳繕、策略、評價”三者的一致性。[13]

          目前全球上線的慕課類型主要是xMOOC,[14,15]多數研究文獻也主要針對xMOOC類型,[16]公眾和媒體的關注熱點轉向行為主義的MOOC。[17]xMOOC以客觀主義為認識論,對慕課的教學設計重在將教學內容切片后進行知識的單向復制與傳播,師生、生生之間缺少深層次的情感交流與互動,有些MOOC是傳統課堂教學的翻版,視覺效果也不盡如人意。錢小龍等人選擇我國率先開展人工智能專業慕課的建設與應用的某高校,對其人工智能慕課的調研結論是:課程目標設置及其適切性方面存在不確定性;課程內容組織安排與智能推送仍需完善;證書發放、學習追蹤、考核評價以及導航定向等方面仍需改進;慕課的資源粒度不夠細化、拓展資源的嚴謹性與前沿性還需進一步完善。[18]李勝波等人分析比對了當前國內主要的14個主流平臺上622門慕課發現,絕大多數不太重視學習目標的設計,甚至有179門缺少教學目標,此外,學習目標、學習評價、學習活動和學習資源的關聯性較差。[19]慕課教學設計的缺憾通常被認為是造成MOOC學習者大量流失率的一個原因。[20]

          3.提供高質量的學習成果認證

          慕課機構推出了多種有關慕課學習成果的認證形式。起初,慕課平臺為吸引大規模用戶注冊平臺(積累用戶資源),推出了免費的數字化完課證書。在擁有巨量用戶基礎之上,慕課機構開始探索收費認證形式以確保平臺運營的可持續發展。

          最早的一種收費模式是針對一門課程的紙質完課證書,后來,為滿足用戶在系統知識拓展、職場能力發展等方面的需求,慕課機構推出了針對系列課程學習成果的收費認證形式。官網顯示,edX推出X系列項目課程(X Series program),這些課程本身是免費的,如果在完成這些課程后想要獲取證書則需要支付一定費用。edX面向當下熱門領域推出職業證書(Professional Certificate),旨在培養和提高學習者取得成功所需的關鍵專業技能。此外,edX利用來自頂尖大學的一系列研究生水平的課程,推出改善職業生涯的微碩士項目(MicroMasters programs)等。

          雖然,edX的多種學習成果認證方式對慕課學習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但其學習成果認證質量卻飽受爭議。目前很多質量保證過程沒有涵蓋慕課這類新的在線資源和課程,學生和潛在雇主都認為通過遠程學習獲得的資格沒有真正價值,[21]也沒有提供未來雇主和學術界接受和認可的學位。[22]學校對MOOCs的各種徽章、證書或專業在勞動力市場上的價值尚不清楚。[23]學生難以通過慕課認證作為申請畢業或求職、進修等的重要砝碼。[24]顯然,僅僅以慕課機構為主體來創建形式多樣的學習成果認證,很難保證認證證書的含金量,較難獲得社會的信任與認可。

          4.慕課將加速現代大學教育的消亡

          時下大量的學術話語和專業文獻,理所當然地將慕課視為對高等教育的顛覆性創新。事實上,大學課程體系一般經過精心設計和長期反復驗證,是專業知識系統的層次性、完整性和延展性的重要保證。當然,高校不應該排斥部分適合本校學生的優質慕課與學分認定轉換機制,但長達四年的本科教育不可能被學時僅有幾周或數月的慕課所取代。更重要的是,現代大學教育擁有較為成熟的質量保證(QA)體系,僅僅提供慕課并不一定能保證課程的全面性、一致性和真實性,課程質量保證存在憂患。Al-Imarah等人從績效(Performance)、效益(Benefits)和市場(Market)三個維度證明了慕課很難對高等教育市場產生顛覆性創新,[25]許多有關慕課是大學終結者的論述可能言過其實。例如,愛思唯爾(Elsevier)與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合作開發的“解剖學”慕課當中,雖然愛思唯爾提供包括三維數據、圖形模型、交互視圖和虛擬顯微鏡等在內的數據內容,但慕課教學仍然面臨實踐操作、社會性的臨床學習、學生表現評價等諸多挑戰。因此,愛思唯爾臨床解決方案內容組織的高級副總裁琳達·貝爾弗斯(Linda Belfus)旗幟鮮明地指出,“慕課內容絕不能夠取代傳統教育,相反會創建支持性內容以增強完整的教育體驗”。[26]

          高等院校應擁抱創新的在線學習環境,確定如何將其與傳統課堂、實驗室、研討會和實地課程有機結合起來,不斷降低教育成本、改進教育方法,增加人們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

          5.慕課引領和實現教育公平

          MOOC攜帶著以“大規模、開放、免費”為標志的文化基因,人們自然從一開始就將MOOC奉為縮減教育差距、推進教育公平的利器。慕課本質上作為一種新型的在線開放課程和線上學習方式,它是否有能力擔負起引領和實現教育公平的重任呢?一般認為,教育公平主要包括:教育起點公平(包括受教育權利公平和入學機會公平)、教育過程公平(受教育者享受到均衡配置的教育資源的機會,其個體差異得到平等尊重和公平對待);教育結果公平(受教育者得到個性的全面發展,其呈現出的個性潛力得以正確地對待與評價)。[27,28,29]教育起點公平是實現教育公平的前提,教育過程公平是教育公平的核心因素,教育結果公平是教育公平的最終目標和理想。[30]推進教育公平是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是一個需要逐步實現的歷史過程。[31]教育公平廣泛涉及政策法規、責任主體、資源配置、教學實施、質量監控、民主監督等多個方面,只是通過教育改革是不可能徹底解決教育公平問題的。[32]

          事實上,試圖利用慕課來實現教育公平的愿景屢屢遭受質疑。柴玥等人[33]研究表明,慕課在教育機會公平層面呈現極不均等的狀態,經濟發達國家及地區的高學歷年輕男性在入學機會、學習過程和學業成就等方面具有明顯優勢,這在客觀上拉大了教育差距。許亞鋒等人[34]對edX平臺上5門HarvardX課程和8門MITx課程數據集的探索性分析發現,慕課事實上讓更多的社會優勢群體(如高學歷人群、富裕國家中年齡偏大的人群,以及英語非母語國家中語言更好人群)受益,并且這些優勢群體的學習表現和認證情況均優于弱勢群體。許亞鋒等人[35]對國內某高校在線公選課的群體差異(910個樣本)研究發現,男生、漢族學生、城市生源學生、父親相對高學歷者等社會優勢群體更可能參加網絡公選課的學習,卻并沒有讓不同社會階層特別是處于弱勢的學生群體受益。麻省理工學院Reich教授在Science期刊上發表文章《教育民主化:對MOOC訪問和使用模式的檢視》稱:慕課和類似的在線學習方法可能會加劇而不是減少與社會經濟地位相關的教育結果差異。[36]他進一步指出,新的慕課技術很少具有破壞性,相反它受到現有的文化和體制的馴化,如果要向教育服務不足的人口大幅擴大教育機會,則需要進行一系列關涉高等教育的重點、資金和目的改革的政府行動(Political Movement),顯然這一系列行動將不能僅僅通過新技術來實現。[37]如此看來,慕課還沒有實現他們作為一股教育公平推動力量的承諾。[38]

          四、慕課迷思的成因分析

          學校是慕課教學實踐與研究的主戰場,亟須對慕課迷思概念加以洞悉與澄清。

          1.對世界高水平大學學習體驗的狂熱膜拜

          事實上,能夠進入世界高水平大學求學的幸運兒畢竟占少數。學習者對美國常春滕高校、全球最佳大學排名TOP50以及我國C9、985、211和雙一流高校自然是狂熱膜拜、羨慕不已。一般情況下,學習者傾向于選擇世界高水平大學開設的MOOCs, 向往獲得更加美好的學習體驗。正因如此,一流大學身上的太多“光環”,容易讓慕課學習者心理上產生首因效應和暈輪效應,下意識地默認名校的在線教學質量方面存在過人之處、慕課教學設計優于普通院校等。

          2.對新興慕課技術賦能教育的作用估價過高

          在云計算、大數據和機器學習等先進技術支持下,許多慕課機構聲稱其慕課平臺支持大規模訪問、微視頻教學、嵌入式測試、在線論壇和學習行為分析等強大功能,為學習者的個性化學習和社會性交互提供強力支持。在各種宣傳聲勢的席卷之下,不少人開始相信慕課技術能夠提高教育質量、引領教育公平,甚至倒逼大學教育走向消亡。

          研究發現,雖然目前絕大多數慕課平臺能夠較好地支持大規模訪問,但課程資源多以講授型慕課(xMOOC)為主,相對缺少師生互動。嵌入式測試多以即講即問的形式出現,學生沒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進行深層加工和深度學習。由于缺乏有效的組織管理和學習分析機制,不少慕課論壇要么成為一壇死水、要么充斥大量水貼。此外,當前慕課仍以基礎知識介紹和通識教育為主,課程類型比較單一,缺乏對知識體系的整體規劃與建設。

          不可否認,慕課對促進高等教育的理念、方式和內容的變革具有一定的積極作用,但脫離實際過分夸大慕課的價值并非明智之舉。

          3.對慕課分類教學設計研究與實踐應用不夠專注

          目 前,在慕課生態系統中,已經從最早的cMOOC、xMOOC中進化出新的物種,如SPOC、MOOL、MOOR等。每一種慕課物種代表著不同的教育理念、教育場景和教育假設。

          由于MOOC類型和結構的多樣性,迫切需要提出新的MOOC分類框架,以便有目的、有計劃地分類推進慕課教學研究和實踐應用。然而,由于受到教育觀念、成本投入、開發周期和運作機制等多種因素影響,目前高校與慕課機構提供的絕大多數慕課仍以xMOOC為主,對其他形態的MOOC關注較少,相關的理論探索和教學應用仍嚴重短缺,客觀上制約了人們對不同慕課背后的教育價值、目標對象、教學設計等方面的理性認知,從而對慕課教學的科學實施形成較大困阻。

          五、慕課未來發展建議

          為了消除慕課迷思概念,正確把握慕課的核心價值,促進慕課教學實踐創新,現對慕課未來發展提出以下建議:

          1.提高對慕課生態系統的認識水平

          隨著全球慕課生態系統的快速演進,新的慕課物種(高達數十種)不斷涌現,學習者能夠通過這些新型慕課獲得不同的知識技能和學習體驗。比如:SPOC是小眾私密在線課程,它將優質MOOCs資源(如視頻講座、在線資源、慕課式的測評等)與課堂面對面教學的優勢有機結合起來,實現對教學流程的重構與創新;[39]MOOL是大規模開放在線實驗室,它沒有時間限制,為學習者全天候開放在線實驗,實驗過程可重復,也可回放,便于查找實驗失敗的原因;MOOR是大規模開放在線研究,它允許來自不同國家的研究人員與學習者一起在全球范圍內共同開展研究;VOOC是職業開放在線課程,它采用一口悶式的訓練(Bite-sized training),以真實案例展示實際任務和操作步驟,配備以頭部特寫式的專家建議,旨在提供快捷、廉價、易利用、可擴展、低成本的職業技能。[40]

          顯然,新型慕課服務于不同的教學目標和參與人群,它們的價值取向、教育理論、教育假設和應用場景等存在差異。因此,不能將慕課認識僵化地停留在最初的“大規!薄伴_放”“在線”的課程特征之上。

          2.深化慕課分類教學設計理論研究

          任何形式的慕課教學都要在一定的教學目標(或應用目標)的引導下,根據學習者的個性特征和學習規律安排和設計具體的教學內容、教學活動和教學環境,并通過教學評價來判斷是否達成教學目標。

          無論是布魯姆關于認知、情感和動作技能的教育目標分類,還是加涅關于言語信息、智慧技能、認知策略、動作技能和態度的學習結果分類,他們都告訴我們一個深刻的道理:不同知識類型的學習過程和教學處理存在差異。因此,為了高效實現特定的教學目標,需要在先進的學與教理論(以及學習科學最新研究成果)的指導下,深入研究如何根據不同知識類型和學生特點,選擇和設計最優的慕課形態,以支持多樣化的教與學活動。慕課分類教學設計理論研究至少包括:教與學理論基礎、應用情境、關鍵學習活動、教學方法策略、技術環境支持、教學評價等。慕課分類教學設計理論研究的重要意義在于提高慕課教學的科學性、邏輯性和生態性,讓教師知曉在什么情境下、針對什么樣的教學內容、采取什么樣的慕課教學形式最為科學、最為有效。

          Pilli等人從規;烷_放性兩個維度提出慕課分類框架,[41]重點分析了25種慕課的價值取向、關鍵特征和應用案例,以便理解不同類型慕課的獨特價值及其之間的生態關系。劉名卓、祝智庭根據傳統教育框架下教學法、認知科學和教學設計等方面的經驗,從教學樣式角度提出了理論導學型、技能訓練型、問題研學型、情景模擬型、案例研學型、自學探究型和實驗探究型等七種慕課教學樣式。[42]這些研究為慕課分類教學設計理論研究奠定了良好基礎。

          3.加強各類慕課教學質量的跟蹤監測

          教學質量是慕課教學應用縱深發展和可持續賦能的關鍵議題。質量文化具有四大優點:提高學校的信譽;保持穩健的質量保證流程、機制和結構;讓教職工承擔責任;降低教學風險。[43]

          趙馨蕊等人選取國內三所“985”高校開設的三門大學物理MOOC,運用模糊綜合評價模型對其教學質量測評顯示:在教學目標達成度、教學內容適切性、評價與反饋貼切度方面存在不足。[44]在慕課風靡全球之際,當慕課教學質量還難以比肩課堂教學時,加強對各級各類慕課教學質量的跟蹤監測就顯得尤為重要。歐洲遠程教育大學聯合會研制的“開放教育質量標簽(OpenupEd Quality Label)”是使用最廣泛的質量保證框架,具有較高的借鑒意義。[45]

          4.推動慕課在終身學習領域的應用創新

          慕課在繼續教育和職業培訓領域的創新應用是世界強國構建學習型社會的一個重大趨勢。2013年,全球第一家MOOC組織Udacity啟動納米學位項目(Nanodegree Program),為谷歌、亞馬遜、Facebook等企業培養初級程序員。同年,Udacity又聯合佐治亞理工學院(具有全美頂尖的計算機科學課程),推出了全球第一個完全在線的計算機碩士真實學位項目。[46]

          我國政府高度重視互聯網+教育創新國家行動。2017年1月,國務院印發《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要鼓勵高等學;诨ヂ摼W開展學歷與非學歷繼續教育……發展現代遠程教育和在線教育,實施“互聯網+教育培訓”行動。2019年2月2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提出“構建構建服務全民的終身學習體系”的戰略任務。2017年11月,清華大學學堂在線發布首批微學位項目,覆蓋人工智能、軟件工程、云計算、用戶體驗設計、商科等8個方向,合作企業包括華為、阿里云大學、微軟亞洲研究院等。學堂在線的微學位項目強調混合式學習、雙證模式和就業推薦三大特色?梢灶A見,慕課將在繼續教育和職業培訓領域不斷創造出新的業態。

          六、結束語

          慕課在全球范圍內僅用幾年時間迅速發展壯大,并在技術賦能教與學、促進教育變革以及教育全球化等方面掀起一場經久不衰的慕課運動。目前,中國慕課數量和應用規模居世界第一。慕課已成為互聯網+教育服務的新業態。然而,慕課技術更迭加劇、商業推廣猛轟爛炸、教學應用五花八門,容易導致人們對慕課產生非理性認知。本研究簡要概括了五項常見的慕課迷思概念,剖析它們背后的主要成因,并提出消除慕課迷思概念若干建議。對慕課生態系統、慕課本質特征、慕課分類教學設計等形成科學認識,有利于正確把握慕課的核心價值,促進慕課教學研究與實踐創新。

          參考文獻

          [1]賀斌慕課:本質、現狀及其展望[J]江蘇教育研究, 2014(1):.3- -7.

          [2]Daniel J.Making Sense of MOOCs:Musings in a Maze of Myth,Paradox and Possibility[EB/OL].[2020-02-10] ht:/jime open.ac. uk/articles/10 .5334/2012-18/.

          [3] Wildavsky B. Evolving Toward Significance or MOOC Ado About Nothing?!J.International Educator,2014(3):74- -79.

          [4] Oremus W.Forget MOOC[EB/OL][2020-02-13] hts://slate .com/technology/2013/09/spocs- small-private-online-classes-may-be- better-than-moocs .html.

          [5] Kolowich S Why Some Colleges Are Saying No to MOOC Deals,at Least for Now[EB/OL].[2020-05-01]. htps /ww chronicle com/article/Why-Some Colleges-Are-Saying/13883.

          [6] Watters A.MOOCs and Anti-MOOCs[EB/OL.[2020-05-01.ttp://2013trends .hackeducation. com/moocs .html.

          [7] Shimabukuro J.SPOCs Are MOOC Game Changers[EB/OL].[2020-05-01.https://etcjournal com/2013/09/26/spocs-are-mooc-game- changers/.

          [8]何克抗關于MOOCs的熱追捧與“冷思考"[J.北京大學教育評論, 2015(3):116- -135.

          [9]Anders A.Theories and applications of massive online open courses (MOOCs):The case for hybrid design[J].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research in open and distributed learning.,2015(6):39- -61.

          [10] Downes S .Connectivism Dynamics in Communities[EB/OL].[2020-05-01.ttp://halfanhour. blogspot. com/2009/02/connectivist-dynamics-in-communities .html.

          [11] Haynie D.MOOCs Stir Up Controversy[EB/0OL.2020-05-1.tps:///w.w usnews com/education/online-education/articles/2013/05/14/explore. the -mooc- controversy.

          [12]何克抗,較光教學系統設計[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6:3.

          [13]皮連生,朱燕,胡誼教學設計:心理學的理論與技術[M].北京:等教育出版社, 2006:5.

          [14] Armelli A. ,& Padila Rodriguez B.C Are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MOOCs) pedagogically innovative?[J].Journal of interactive online learning.2016.14(1)-17-28.

          [15]孫先洪,張茜,韓登亮慕課中的教師角色研究[J].現代教育技術, 2018(11)-100-106.

          [16]Bozkurt A. ,Akgun-Ozbek E. ,& Zawacki-Richter 0.Trends and patterns in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Review and content analysis of research on MOOCs (2008- -2015).TheInternational Review of Research in Open and Distributed Learning[J].2017,18(5):118- -147.

          [17]約翰-丹尼爾大規模開放在線課程的發展前景:對由相關神話、悖論和可能性所引發困惑的深層思考[J]開放教育研究,2013,19(3):42- -56.

          [18]錢小龍,仇江燕基于用戶滿意度的慕課質量評價研究:以人工智能專業為例[J]四川輕化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1):85- -100.

          [19]李勝波,陳麗,鄭勤華.中國MOOCs課程設計調查研究[]開放教育研究, 2016(2):46- -52.

          [20] Ebersole,J.(2013). MOOCs:Facts and Myths[EB/OL].2020-05-01.ttps /ollutio. com/revenue -streams/distance_ online_ learning/moocs- facts- myths/.

          [21[英]安妮蓋斯凱爾,羅杰米爾斯遠程教育和elearning的挑戰:質量、認可度和成效[J]. 中國遠程教育, 2015():5- -16.

          [21][英]安妮蓋斯凱爾,羅杰米爾斯遠程教育和e-learning的挑戰:質量、認可度和成效[]中國遠程教育, 2015(1):5- -16.

          [22]0ng B.S. ,Grigoryan A.MOOCs and Universities:Competitors or Partner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Technology 2015(5):373- -376.

          [23] Mintz S. (2014).The Future of MOOCs[EB/OL].2020-05- 10] hts://www insidehighered. com/blogs/higher-ed-gamma/future- moocs.

          [24]翟宇卉,楊明輝慕課在國內的發展現狀及問題研究[J]湖北科技學院學報, 2016,35(6):95- -97.

          [25]AI-lmarah A. Shields R.MOOCs. Disruptive Innovation and the Future of Higher Education:A Conceptual Analysis[J]Innovations in Education and Teaching International,2019(56):258- -269.

          [26] Belfus L Online and MOOC Content Can Strengthen, But Not Replace,Traditional Education[EB/OL].[2020-02-01.https /lvollution. com/opinions/online-mooc-content-strengthen-replace-traditional-education/.

          [27]陳珍國重構教育公平形態實現教育均衡發展([J]教育情報參考, 2006(10);.20- -21.

          [28]辛濤,黃寧教育公平的終極目標:教育結果公平[J]教育研究, 2009(8):24- -27.

          [29]顧明遠教育公平和和諧教育[J]比較教育研究, 2008(4).7- -9.

          [30]辛濤,姜宇,王旭冉從教育機會到學習機會:教育公平的微觀視域[J]清華大學教育研究, 2018(2):18- -24.

          [31]胡錦濤.在全國教育工作上的講話[].中國職業技術教育, 2018(18):5- -10.

          [32]褚宏啟關于教育公平的幾個基本理論問題[J]中國教育學刊, 2006(12)-1- 4.

          [33]柴玥,楊連生慕課教育機會公平的大數據實證分析[J].現代大學教育, 2019(3):104- 111.1

          [34]許亞鋒,葉新東慕課促進教育公平: 事實還是假象?[J]現代遠程教育研究, 2018(3):83- -93.

          [35]許亞鋒,姚軍.在線教育能促進教育公平嗎?J]電化教育研究, 2018(4);38-45.

          [36]Hansen1 J.D.,Reich J.Democratizing education?Examining access and usage patterns in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J]. Science,2015,350(6265):1245- -1248.

          [37]Reich J. ,Ruiperez-Valiente JA.The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pivot:What happened to disruptive transformation of education?[J] science ,2019,363(6423):130- -131.

          [38] Shafer L.The great education equalizer?New study shows MOOCs have not yet fulilled their promise as a force for equity[EB/OL].[2020-06- 20] hts://digitalpromie. org/2017/011/great- education-equalizer-new-study-shows mocs-not-yef-ufillede promise force -equity!.

          [39]賀斌,曹陽SPOC基于MOOC的教學流程創新[]中國電化教育, 2015(3):22- -29.

          [40] Altinpulluk H. ,&Kesim,M.The evolution of MOOCs and a clarification of terminology through literature review[EB/OL].[2020-07-01] hts://ww researchgate net/publication/305073765.

          [41]illi 0..Admiraal W.(2016).A taxonomy of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J] Contemporary Educational Technology,2016.7(3).223- -240.

          [42]劉名卓,祝智庭MOOCs教學設計樣式研究[J]中國電化教育, 2014(7):19- -24.

          [43] APEC APEC quality assurance of online learning[EB/OL.2020-06-01.ttps://www. teqsa gov. aul/ites/defual/files/quality-assurance-online-learning-discussion-paper.pdf?v=157 8526918.

          [44]趙馨蕊,周雨青基于模糊綜合評價法的大學物理MOOC教學質量評價[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2019(1):190- -195.

          [45] Rosewell J.& Darco J.(2014).The OpenupEd quality label: Benchmarks for MOOCs[J].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Innovation and Quality in Learning.2014(3)88- -100.

          [46]賀斌,黃新輝美國慕課學位項目何以成功: 運行體制與機制之探[J]現代遠程教育研究, 2020(3):60- -68.


        作者單位:南通師范高等?茖W校 南通大學教育科學學院
        原文出處:嵇欞,賀斌.慕課迷思的成因分析與未來發展建議[J].成人教育,2021,41(09):25-31.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亚洲欧美强伦一区二区